網頁

20100411

《志明與春嬌》(有劇情)

很喜歡看那種愛情小品電影,不是呼天搶地我愛死你那種,要不落俗套的。《志明與春嬌》就是這種。

近幾年已經很少入戲院,實在是因為彭浩翔,《大丈夫》、《破事兒》都是入場看的,這些輕喜劇,笑位在於與現實的共鳴,對白抵死,是因為我們在實際上都曾聽到看到過,放在大銀幕上,就把那種黑色幽默放大到令人哈哈大笑。
《志明與春嬌》的第一個笑位,是余文樂喝醉去便利店買口香糖,店員徐天佑說:「四個六丫先生。」余回應:「六個六。」全戲院靜默一秒,然後笑聲是爆出來的。

另一個笑位,楊千嬅的朋友從網上認識了一個台灣男生,來香港公幹一天約先見一面,待開完會後再跟港女吃晚飯,怎料見完一面後再沒消息。楊千嬅陪朋友等電話,余文樂來到時,看了港女facebook上的照片說:「你個friend 行騙不遂喎。」好一句「行騙不遂」,無論男人女人,網上的照片資料都不盡可信,高炒拍得臉尖尖,低炒又腳長長,不是想騙人加自我欺騙是什麼?

回到正題,彭導說,希望這套戲能讓曾經在愛情中猜猜度度過的人得到共鳴,作為一個觀眾,我是很有共鳴的。不知道為啥,兩人從互相吸引到正式發展中間那個過程,一直對我都有不能抗拒的誘惑,嘿嘿,由於太久沒有經過這個階段,並也希望沒有機會再經歷這個階段,所以看這種電影來彌補一下。

他喜歡我嗎?他不喜歡我?他怎麼忽冷忽熱?他的sms在暗示什麼?他回家了沒有?他身旁那個女生是誰?我是不是太快了?為什麼他那麼慢?如果只是我一廂情願怎辦?我已經作出暗示了,為何他還沒有回應?我要開口嗎?

有時候愛情的矛盾在於,甜蜜與酸痛間的辯証關係。當我還是一個少女時,流行著一句說話,「愛情或可燃燒,或可長流,二者不能並存」,現在看來,當然是白痴騙人的愛情語錄。但是卻不能忽略其中的含意。燃燒,在於經營,在未開始一段感情到開始後三個月至半年,天天在對方家門口等著為見一面,想著辦法花盡心思討好對方,約會時裝扮得無懈可擊,只希望你印象深刻。長流,在於生活,男人女人都會生病、情緒低落、吃飯如廁、睡覺打呼嚕,生命中太多沉重得不能承受的事情,如何可以天天燃燒?

至於為何說這樣的語錄是白痴呢,如果一定要用火來比喻愛情,見過暗紅色的炭嗎?多麼漂亮的顏色!火種也可以低沉地燃著,並且經過不斷加煤加炭加薪,使火種不滅。一個人長了年紀,如果愛情仍是她/他生命中的唯一事情的話,我只能祝福她/他永遠活在自己想像的世界裡好了,那麼狹窄的心,或許只配有那麼狹窄的愛。

感情的重點在於經營,經營包括了像服侍肉身那樣對待,餓了吃飯、病了休息、累了睡覺,需要的時候要獎勵自己。實事求是的面對人總會有軟弱的時候,同時不要把對方變成一件傢俱,習慣了擱在那裡,這些都是生活給愛情的考驗。

***************
網上看到一則影評,說《志明與春嬌》感覺上很像《非誠勿擾》,怎麼可能?余文樂靚仔過葛優好多喎!雖然《非誠勿擾》也很好看,不過太沉鬱了,《志明與春嬌》輕快得多。
余文樂超型超靚仔,這樣帥的男生,我完全不介意姐弟戀啦。年齡有時候可能是障礙,但正如楊千嬅問余文樂:「你介唔介意呀?」「介意咩呀?」「我大過你囉。」余文樂從司機位開車門下車,走到車的另一邊,望著楊千嬅的眼睛:「我高過你喎。」問你點頂!余文樂這個角色討好的地方在於口賤:笑人「deep V無波罅」,「行騙不遂」,「咁樣睇係陽痿,咁樣睇係扯旗,我日日都扯旗喎」;但沉默而溫柔,有點腼腆:「打邊爐」時不發一言,不肯承認想約會楊千嬅,發無聊短信,說「有啲嘢唔係要一晚做晒既,我地又唔趕時間」(但導演最後還是打破了女人對男人「佢唔係淨係想搞我」的想像)。這樣的男人,對我來說,實在很難抗拒。

我想入場睇多次呀!

Share/Bookmark